王权富贵

命中注定(星潇)

民国衍生,文渣,写哪算哪不洗勿喷,慎点
朱星杰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对面那个叫程潇的那个女孩下了什么降头了,不然自己怎么着也算是上海滩叫的上号的人了怎么着儿也算个百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了见过的女人怎么着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更别提自己身边的了,怎么就无端端的被一个才在电车上才见过一面的小姑娘,还是个盲的迷的这几天都不安生,只要一闭眼梦里全是她在电车上的样子,一睁眼满脑子都是她都不带换样儿的更可怕的是这两天对旁的人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了,跟TMD#*v%@@(哔消音不可描述)似的,靠,真RLGL呵呵呵。前两天没发现她搬到自家酒吧对面时还傻子似的想请个假还恨不得是个长假去找她,我靠,更可气的是这两天看到她搬到这对面连个招呼也不敢上去打不说,还成天的往对面看。真是跟个傻子一样。连见天不说半个字儿的阿丸都问我说老板您是恋爱了吧,我艹,他一个刚来这没多久的小调酒师都看出来了,还混不混了。去和兄弟们唠唠把怎么着也开解开解吧,谁想到这不聊还好一聊,真的是要死了。

后来,在很久很久以后我们都记得那个五月初五
的下午,以及那个在电车站台上买花的女孩子。

我让底下的人把磊子,小鬼他们叫回来,说是有点事儿叫回来聊聊天,吃吃火锅什么的,谁知道他们一个个的拿着刺刀左轮开着布加迪威龙(知道的车,炫酷的那种太少了就这样吧😊😊😊)个个带个百八十人的就来了,跟约我群架一样,搞的在我家门外骑着我的我的的卢
马(小白自行车)的我很是尴尬啊毕竟,我现在也还算他们的老大呢(胡巴式傲娇)

我非常无奈啊,只能在他们停下来时过去敲敲车窗玻璃小鬼看我丧个脸,笑嘻嘻打开了车门好和那几个不正经的一起下来笑嘻嘻的说“杰哥,看 兄弟新从法租界的老洋鬼子手里面弄下来的车,怎么样屌不屌,会不会拉风到爆。
我说“你这是不是啦风的到爆我不知道,反正我看你这欠抽这样你信不信我给我你打到爆啊。一天天的弄这些个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干什么啊,则么闲钱多啊,钱多给我来。”
小鬼挺不乐意,丧这脸问我说“哥我不也是想给你壮壮声势么你跟人干起来了,就弄个自行车不也不行吗 。”
怪不得凡子见天儿对你进行思想教育啊,你大哥我是成天打群架酱婶地人么,啊,就算我要打群架啊,我TMD用你阿,我自己就上了好不好。

“那大哥你,既然是与我们说事儿,不是别的什么那我倒很好奇昂。”灵超这小子,会会说话都往人心窝子里钻呢。

我摸摸鼻头轻咳了一声,其实吧,也不是别的事儿,就是有点事儿问问你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们几个平时对那些个小姑娘不是很有办法吗,我吧就想替我的一个道上朋友问问,如果喜欢上一个底子清白的姑娘吧,想追人姑娘,这,你们支点招给我,我也学学。

不是吧哥,卜凡很吃惊啊,不你一万花丛中过的主,也会有这奶奶样的时候。我的天哪。😱😱😱😱天哪杰哥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当年的杰哥了。
要是我啊,就不玩那些个五颜六色儿花里胡哨,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要我就直接去到内女的家说我  叫朱星杰,是大上海数一数二的人,    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行就行不行就算了。